你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详细 
鹰潭黄蜡石:等待疯狂的到来
鹰潭市胜利西路古玩街,周三的傍晚时分,街上鲜有行人,显得有些冷清。两边的门店,配合古玩街的主题,都换成了木雕前廊的外饰,黄色的古体字招牌整齐划一。这是鹰潭市今年年初统一规划的古玩市场。名为古玩街,大部分店家做的生意都多少和黄蜡石相关。这里正是鹰潭黄蜡石市场的发源地。2010年春节,自从有两三个石农在此摆起地摊,卖起石头,便开启了这条古玩街的奇石模式。

  “周五、周六早上过来,那时候人多的挤不动。”官旺开是古玩街上一家电子商店的老板,在石头模式开启之前,他的店里主要卖音响材料、专业线材等常用电子工具,现在他打出的主营业务是:玉石手电、雕刻工具和奇石底座。而老板娘周爱平的名片上则写着主营信江奇石。

  在鹰潭黄蜡石界,流传着一个说法:本是由于个人兴趣收集信江奇石的皮亚斌先生,尝试着将几块黄蜡石带到了金华,竟换来了不菲的收入。自此,一些鹰潭的奇石爱好者开始意识到黄蜡石的价值;而浙江商人也开始将目光转移到有着上乘原石的鹰潭及江西省其他地区。从爱好者小范围交流,到自发的“鬼市”再到政府设立的专门交易市场,鹰潭黄蜡石市场从无到有,参与人群越来越多,吸引了华东五省一市众多的石商和收藏家。政府部门将奇石纳入新兴文化创意产业的一部分重点扶持,人们不禁期待一个以奇石为核心的产业链条能早日成形。

  政府的大力支持,资本力量的介入,商会协会等组织的成立,如约般地将鹰潭的黄蜡石市场热了起来。一块石头的价格在一年之后加个0,由传说变成现实。身处其中的藏家和玩家们,并不认为有炒作的成分。“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这价格还有得涨呢。”和每一个资源型的新兴市场一样,早期的玩家们,都在瞅准市场入口,不放过任何一块好料,然后果断买入,再找一个地方束之高阁。

  前有新疆和田玉、云南黄龙玉的疯狂暴涨,鹰潭黄蜡石的玩家们也在等待疯狂时代的到来。“等到都挖完了,你根本想象不出这价格能到什么样。”这是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心照不宣的一个心理预期。然而,产业升级、资源储量、人才缺乏等等问题,却是成为华东最大奇石交易市场的现实障碍,也是“疯狂的黄蜡石”能否如约到来的根本保证。高端藏家们说,现在还只是开始。中低端的参与者们却普遍抱着,在奇迹破灭之前能赚一点是一点的想法。鹰潭黄蜡石,最终会暴涨之后昙花一现,还是成为永久性的奇石镀金市场?产业链能否延伸稳固,从而脱离小众的赏玩圈子,真正造福经济和普通人?一切都还需时间检验。

  价格:还有得涨呢

  350元买的一条“鱼”,转手卖给一个老板,12500元。徐功平说,就是这样的价格,也是勉强才同意卖的。“这样的好料,不愁卖不出去,以后遇到专门收藏鱼的,差不多要多少钱就能卖多少钱。”徐功平是鹰潭玩石圈中典型的高端玩家。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拿着闲钱玩玩石头,平日经常和石农、石友混在一起,根据个人心理承受能力,收购所有能入眼的奇石,不轻易出售,只在朋友间小范围转让。

  目前在鹰潭黄蜡石市场上,顶级的奇石鲜有交易,一经从石农手中流出,也便从市场上销声匿迹。从在河边捡石头的石农到一掷万金的高端玩家,手中都藏着几块多少钱都不会转手的保底货。至于预期的心理价格,则随市场行情不断上升。“去年买的石头,今年直接加个0。”李忠明用“涨得一塌糊涂”来形容今年的奇石价格。

  “两年前,一天能出10块好石头,等着买的人可能就10个,现在,每天能出50块好石头,可等着买的人可能有500个。”对于一年来的暴涨,石头圈中的人都解释为市场的正常反应。玩得人越来越多,供不应求,价格自然上涨。李忠明和朋友汪月开是最早进入石头市场的几个鹰潭本土老板之一,他记得2010年的春节,古玩街上只有几家摆摊的石农,那时从石农手中买石头,最好的料也不上百元,而现在,只要质地稍好一些,都是200元起价。

  “和田玉也是刚开始的时候没人要,后来快挖完了,也就天价了。”汪月开被朋友称为是能影响鹰潭石头价格的关键人物,因为敢于出价,很多石农挖到了好石头,都先主动送给他,他不愿意买时,才会去找别的买主。往往他出价五千元的石头,别人可能只给到三千元左右,也因此大家都把他推为藏储最丰富的藏家之一。这豪爽的最大动因,正是等待中的疯狂时刻:“等到信江的黄蜡石越挖越少,那价格你想能涨成什么样。”

  “就等到1000块钱一克的时候再卖出去,那时,我们就一下子都成亿万富翁了。”李忠明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五六个玩家都豪爽地大笑。所有身处其中的人并不讳言未来可能出现的疯涨。“大家手中都越来越有钱了,都想找点精神享受,尤其是一些做生意的老板和高级公务员”。胡光本在古玩街上开了一家名为“黄鹤楼”的饭店,在浓烈的石头氛围下,他干脆关了饭店,专门做起石头生意。他的黄鹤楼奇石馆中,摆放着各种档次的奇石,要价从每块上万元到20元不等。杂乱的石头堆中,是一套极为讲究的茶具设备,平日这里是石友们的聚会点,也是外地石商在鹰潭的主要落脚点之一。短暂的停留中,不断进出了十来个石商,包括来自福建、广东的外地客商。“喝茶、品石、交友,老板们的生活也变得有品质了。”胡光不断给大家换上新茶,感慨比开饭店的时候“挣钱多了,也更清闲了。”

  黄鹤楼奇石馆的斜对面就是官旺开的奇石用品店,四个福建来的商人,每个四十元买走了几把强光手电,对店里零散摆放在地上的石头却没有兴趣。和胡光不同,官旺开虽然也见证了两年来不断上涨的奇石价格,但对未来的石头市场却不报很大的期望。“我们做生意的,最看重的是货源,石头都挖完了,没货源了,这生意还怎么做下去。”因此,他实际上仍坚持自己的主营业务,只顺带做一些和奇石相关的生意。

  风潮:不打麻将捡石头去

  在黄蜡石市场上,如胡光之类的本土高端玩家,据说有约200人。他们对鹰潭的黄蜡石价格形成了一定的操控力量,也是最早从石头市场上赚到了大钱的一批人。然而占人数主体的则是如官旺开之类的中低端玩家和产业链上的觅食者。

  在每个交易日快结束时,官旺开会以每袋100元左右的价格,将石农不愿意再拉回去的石头收进来,摆在店里,以每块十几元的价格卖出去。“一般都是一些外地来的游客,作为鹰潭的特产买一块玩玩。”低端的石头价格并未出现大的涨幅,因此官旺开在石头交易中的盈利有限。

  在石头进入市场的链条中,官旺开是属于非典型的石商一类。从石农手中低价买进,再将石头卖入中低端市场。由于石农的价格意识渐渐觉醒,遇到好的材料,一般会主动联系市场上的高端买家,如浙江石商或本土汪月开之类的老板。缺少质量上乘的货源,这一群体的利润率都相对较低。但还是培养了一批专门从事这一环节的人群,主要以在职白领、中级公务员等为主。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亲自捡石头,却有一些上下游的人脉资源,因此在石农和市场之间承担着桥梁的角色。

  而更多的人则是亲自捡石头去,这类人群以农民、早餐水果摊贩和退休老人为主,还有一些出租车司机或其他为石头辞职的市民。“老人们捡石头就当锻炼身体了,还有些人平时没事老打麻将,现在都捡石头去。反正也不要成本。”在鹰潭的石头圈中,流传着很多因石头而戒掉赌博或生活完全改变的故事。不管是对汪月开之类的高端玩家还是普通石农,这些故事总是被高频率地流传着,成为黄蜡石产生了巨大影响的一个佐证。

  “有些经验丰富的夫妻一年收入有十来万元,最不济的一年也能挣个两三万元。”徐自东是鹰潭市界牌砂石厂的老板。挖沙是奇石的主要来源地,前两年,徐自东也只是好奇地看着不断来砂石厂捡石头的人群,后来便也加入捡石头的队伍,砂石厂的员工们在休息时候也纷纷捡起了石头。一年前,有人开始按月包下砂石传送带,甚至还可以直接上船。随着奇石价格的水涨船高,“包架子”的价格也从2千元涨到2万元不等。而徐自东则能第一时间接触到石农以及出产的上好石头,借此也和徐功平等玩家和藏家交起了朋友。

  廖克明就是界牌砂石厂上包架子的石农之一。全身晒得黝黑,算是他的职业病。“一天差不多要捡10个小时,不管太阳多晒,温度多高,都得那么一直瞅着。”传送带不断输送着砂石,两边的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入口,偶尔挑出一块石头来,大多时候是再扔回去。“好石头特别少,有可能一天捡不到一块好的。”捡石头的人还喜欢将收成多少归结为缘分,“你在那等半天可能都没有一块好的,下去上个厕所,别人替换一下,可能就碰上了。”廖克明本是卖早餐的小贩,目前已有两年石龄。现在的收入,除去家中待价而沽的大量奇石外,年收入和之前相当。

  和廖克明相比,石农吴彩凤在捡石队伍中,是属于打游击的那一类。因为关系不到位,架子包不到,她只能游走在砂石厂的边缘地区。但每月两千多元的收入还是比在建筑工地做小工翻了一番。正午时分,吴彩凤全身武装,从头包到脚,烈日下,在砂石厂的河床上遍地扫描。

  和这些专业石农相比,信江边更多的是一些业余捡石人。“周末的早晚时段,这石厂附近人多得数不清,有当官的,有上班的,还有一些老人孩子。”徐自东说,这两年来的每个周末,信江都好不热闹,路上的车队都排了好长。

  产业:一切都正蓄势待发

  吴彩凤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块卖了200元的石头,夜里摆在灯光下,像玻璃一样透明。通透正是黄蜡石的一个主要特性,此外,还具有润、硬等特点,而据鹰潭市黄蜡石宝玉石商会会长彭东林的介绍,信江黄蜡石最大的优势在于丰富的颜色,更利于雕刻师进行设计和创作,此外,颜色以黄、红为主,还符合中国人推崇黄红的审美观。

  在2013年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上,彭东林带领的黄蜡石宝玉石商会在全省范围内,收集了121件黄蜡石作品,经雕刻大师曹爱琴、戚耀辉、吴天麟等的筛选和把关,最终参赛的37件作品中,获金奖6个、银奖6个和铜奖12个,成为江西省景德镇陶瓷之外的最大赢家。鹰潭黄蜡石完成了在中国工艺美术界完美的第一次亮相,引起了国内外众多雕刻大师的青睐。中国玉雕泰斗马进贵先生,更是给予了信江黄蜡石极高的评价。

  外界的认可给了鹰潭的本土玩家们更多的信心。“我们一定要把鹰潭的黄蜡石发展成为支柱产业之一。”彭东林对鹰潭黄蜡石的未来充满把握。商人彭东林的信心来源于近年来鹰潭市政府对奇石产业的大力支持。

  在古玩街的市场之外,今年年初,位于东湖公园旁的黄蜡石文化市场正式投入营业,经营面积达3200平方米,集原石交易、雕刻加工、配底座、玉石配件零售于一身,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室内专业黄蜡石交易市场。按照鹰潭市相关部门的规划,这只是一个过渡市场。

  由香港铜锣湾集团投资的“中国奇石城”项目已经开工建设,规划中的鹰潭市文化创业产业园,也将成为奇石交易、雕刻及周边产业发展的主要阵地。“等到鹰潭的市场真正发展起来,产业集聚效应显现,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可就不止每个交易日前,宾馆爆满这么简单了。”张敦波是鹰潭市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近两年来最重要的工作都是围绕奇石展开的。

  据张敦波介绍,目前针对鹰潭奇石市场的长远发展,正在着力做好资源普查、掌握话语权、人才培养等方面工作。和912地质队合作,探明信江籽料的储量,调查出山料的储量及开发价值,还将争取尽早建立全国首家黄蜡石鉴定机构。雕刻师的引进和培养,是鹰潭奇石市场能否走向持续、高端的一个重要因素。缺少大师和庞大的雕刻队伍,成了鹰潭奇石产业链上最薄弱的一环。

  刘志文的阿峰玉雕也位于古玩街上,他是鹰潭市引进雕刻人才的代表。金华人刘志文2005年在家乡的市场上开始做黄蜡石雕刻,2009年以后,浙江的黄蜡石资源渐趋枯竭,来自江西的原石开始占据浙江市场的70%以上。刘志文干脆只身来到鹰潭,也把黄蜡石雕刻带到了鹰潭。阿峰玉雕是鹰潭市场上不多的雕刻工作室中,较为突出的一个,此外,还有从浙江引进的四灵匠等。工作室在收购精品石头、制作雕刻作品之外,最重要的一个作用是,培养本土的雕刻从业者。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缺少重量级的大师入驻。”彭东林希望在政府的支持下,鹰潭黄蜡石的名气不断高涨,能够吸引国家级的大师扎根鹰潭,撑起鹰潭黄蜡石雕刻的一片天。

  金华市场由原石为主到工艺品为主用了四五年时间,鹰潭市场目前还处在原石交易为主的阶段。随着资源减少,进入更高端和更加产业化的工艺品为主阶段,才是市场持续的长远之道。

  期待:樟树的药材,鹰潭的奇石

  2013年9月末,第二届中国(鹰潭)中华赏石展暨黄蜡石文化博览会将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奇石展览,设置展位500个,展示来自全国各地的奇石、化石、矿晶、宝玉石及工艺品等。去年同一时间举办的首届奇石博览会,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约500名藏家和石商参展,多达20万人次的赏石爱好者参加。

  石博会的定位正是鹰潭黄蜡石市场所要追求的目标——成为全国最大的奇石交易市场。“鹰潭有这个条件,地位优势明显,政府足够重视,市场孵化得也很好。”彭东林说他期待中的鹰潭奇石市场,应该是像樟树成为药材之乡一样。“全国的药材很多都要经过樟树,大公司都要在樟树设立办事处。鹰潭也要成为为奇石镀金的地方,只要是奇石就要经过鹰潭。和田玉也是一个广义的概念,鹰潭黄蜡石也应该成为那样。”

  由于上等的黄蜡石一般都是出自水中的籽料,黄蜡石一直以来多集中在河流较多、有适当落差的华东地区,鹰潭处在这一地区的中心。广东、福建人到浙江要经过鹰潭,浙江上海石商到福建等奇石市场去也需经过鹰潭。

  在资源优势上,信江源于浙赣交界的怀玉山脉,一路顺流而下,注入鄱阳湖。“怀玉山”的名字是否和玉石有关已经无从考证,但信江在上饶以上均为中低山脉,进入鹰潭境内为信江盆地,水流变缓,从上游裹挟而下的石头被沉淀下来,经过千百年的冲击,玉化成黄蜡石。河流中十之七八都有黄蜡石,但因为河流落差和水流量的等条件,信江中下游的奇石上品极多,即使和省内的赣州、余干、德兴、宜春等地相比,鹰潭段的黄蜡石质量也相对上乘。地理上的先天优势,让鹰潭市的石头玩家们,有底气向全国最大的奇石交易市场目标冲击。

  在他们看来,云南龙陵县类似神话的发迹史,是个可以复制的模板。2004年,龙陵境内的黄蜡石被发现,后被云南省观赏石协会命名为“黄龙玉”,此后6年间,这种被称为玉的石头,从几块钱一公斤上涨到上万元一公斤,其涨价速度之快,被称作“创造了玉石史上的奇迹”。当地农民一夜暴富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国家级贫困县龙陵县2012年的财政总收入为49860万元,比上年增长18.7%。以龙陵为中心,辐射全国,包括开采、雕刻、营销等在内从事黄龙玉的人员总计有8万人左右,整个产业链的产值约十五、六亿。2011年,经过六年的石玉之争,“黄龙玉”被正式收录在最新一版的《珠宝玉石名称》国家标准中,进入与翡翠、和田玉等玉石的同等行列。高端黄龙玉的价格更是再度跳板,猛涨了一番。

  黄龙玉实际上是黄蜡石的一个品种,仍在继续的黄龙玉神话给了众多黄蜡石玩家们极大的动力。“我们现在也需要统一包装,统一宣传,还需要根据鹰潭黄蜡石的特点进行一个新的命名。”以彭东林为代表的一批人,正在为鹰潭黄蜡石的发展奔走。他们坚信这种以二氧化硅为主体,对人体有益无害的自然馈赠物,应该成为喜石爱玉的中国人经常提及的一个普通事物,应该以全国为市场。

发表时间:2014/4/22   浏览次数: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