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详细 
癸巳年末展望金华藏市甲午风云

  癸巳年,世界经济似乎正如历经冬眠后的蛇,此前停滞且呈小步后撤现象的收藏市场也逐渐醒来。在艺术品拍卖领域一些业内巨头又重归亿元时代的同时,金华本地此前不温不火的地方小拍也开始有了新的温度。尤其是金华藏界藏友最多、人气最旺的黄蜡石,在这一年又有了个新的名字———“金华玉”,并在有关部门的引导下首次以“浙江省玉雕大师作品”的名号去了省城巡展。

  书画期待着又一次起跑

  在收藏领域,书画一直占据着半壁江山,无论是在拍卖总量、成交数,还是在成交额上都是主导态势。过去的一年,书画市场在经历了两年时间的萧条弱势盘整后出现回暖征兆,不但单件拍品再现亿元作品,中国嘉德、北京保利等不少国内拍卖大腕拍卖总额也重回亿元时代。有数据显示,去年全年书画艺术品拍卖总成交643.24亿元,同比前一年增加16.46%。其中当年秋拍成交总额就占333.08亿元,同比增长13%。

  如果说整个书画市场氛围和环境大了些,单说金华区域的市场环境,癸巳年也同样让人有些不可思议。该年在市区共有3场拍卖,其中癸巳年初市区某拍卖公司一场专场拍卖在预展后,因参拍人员过少而以整场流拍告终。此后,在当年7月由浙江诚泰举槌的书画春拍,拍出了54万元的成交总额,至癸巳岁末的本月初落槌的该公司秋拍,成交总额达到了156万元,成交总额近春拍的3倍。同比前一年的秋拍,增长了25%。可以说,我市本地书画市场回暖迹象与全国整个市场的进展轨迹十分吻合。

  另外,就书画家个体而言,除古代画家,近现代画家再成市场风向标。北京保利秋拍,黄胄的一纸《欢腾的草原》,以1.288亿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成为继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傅抱石之后又一位作品身价过亿的近现代画家。癸巳年的书画市场回暖现象甚至被业内称为“黄胄年”效应。

  金华本地书画家在这一年进行书画活动的也较往年频繁,其中在2013年5月和7月,市区有两位画家先后走进浙江美术馆举办个展。前者是我市百岁画家施明德;后为我市美协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三栖会员”杜世禄,业内反响颇为热烈。施明德画展期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大红袍系列《中国近现代名画家集———施明德》同期发行。此后,施老先生的作品在当地市场价格再次上调。甚至有圈内人士戏称,该年我市一些书画家上调润格费用,施老先生功不可没。

  记者微评:书画收藏慧眼识珠无非三点:第一是作品的艺术价值,要遵循尊重历史、尊重学术的价值观,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作品;第二是作者的社会影响力和学术地位;第三就是区域和圈子,即便有好作品,能否变现或卖出好的价钱,都在这里面了。

  玉器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近几天,一则市区某即将挪窝至古子城附近的玉器店,老板给员工分发大屏三星智能手机的图片消息在微信圈内颇火,年终有这样的福利可谓是很多工薪人士所期盼的。由此可见,看似玉器市场低迷的癸巳年,珠宝玉石行业的利润还是可观的。

  在玉石投资范畴中,翡翠与和田玉被公认为是最具价值的玉石品类。综合近几年市场行情来看,随着翡翠行情2009年至2011年的三年大涨,各类玉石都有不小的涨幅。即便从2011年底到2013年初整体收藏品市场进入调整的过程中,一些精品玉石价格却仍然逆势上涨,尤其是高档的翡翠、和田玉等依然不缺需求。金华的万玉堂更是以分店的形式在癸巳年末将自己的触角延伸到了上海和北京。

  不过,相对于翡翠、和田玉等高档玉石,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本土特产———金华黄蜡石。古语“美石为玉”,也就是翡翠和田玉行情大涨的这三年,金华黄蜡石彻彻底底地脱胎换骨,在市场推动下同样发生着数零的价格游戏,行业内也出现婺州黄、婺州玉等诸多对金华黄蜡石的命名,市区古子城古玩市场一度成了石头一条街。癸巳年,在行业协会及相关部门的促成下,金华黄蜡石又有新的定名———“金华玉”,并在上月初首次以“浙江省玉雕大师作品”的名号去了省城进行了一场作品巡展。金华玉雕作品近些年在国内各级工艺美术类评比中摘金获银的不少,此次杭城的展示反响也不错,但面对巨大的阿拉伯数字,省城下得了手的新玩家不多。

  记者微评: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是玉也好是石也罢,尽量入手精品,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但俗语这山不唱那山的歌,金华黄蜡石在当地算得上大众收藏,但在全省乃至全国来讲,只能算圈里人的小众收藏。假以时日、团结协作、再攀高峰,也许是地方有关部门及相关经营、收藏者最需努力和期盼的。

  红木原料危机孕育以小博大

  癸巳年,一些木制珠串乃至果核类手串着实火了一把。常逛古子城的市民不难发现,一段时间内,认识的、不认识的,腕上、手上把玩着珠串的人不在少数。

  从2013年6月新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生效,交趾黄檀(俗称老挝红酸枝)、中美洲黄檀等7种重要红木树种进入了一、二级保护植物目录。国内多地红木家具从原材料到成品价格飞速上涨,有的甚至一日一价。原材料因限购导致的红木制品再度引发新一轮收藏,在部分厂家和投资客囤积原有木材的同时,以边角料制作的珠串饰品收藏也再度风靡。

  与记者熟悉的一阮姓经营户告知,其在东阳木雕城内的一些红木独板,因价格高数年未能出售,不想至此竟然“盈利”两倍有余,如今问询价格的颇多,但他已经不舍得卖了。因为卖出去容易,再想以较低的价格进到货几乎已经不可能。据其介绍,现今他已经以卖珠串为主。在海南一些山村,以往砍伐后留下的黄花梨树桩也在劫难逃,村民因抢挖树根而引发的事件也层出不穷,同时由此也产生了不少专业制作珠串的村落。

  据悉,目前市场上直径2.5cm带“鬼脸”的海黄手串价位几近万元,上等品相的标价十数万元也已不稀奇。与红木家具一样,这已然超出了工薪阶层的普通收藏爱好者所玩得起的范畴。不过,与木比金贵的海黄相比,价格相对低一些的珠串还是挺多的。如目前市场上,印度小叶紫檀,几百元的价位也有,但带金星的老料售价要高出许多。

  记者微评:所谓“红木”,从一开始就不是某一特定树种,而是明清以来对稀有优质硬木的统称。随着时代历史的变迁,国内外贸易的便利,现今5属8大类30多个品种的红木,对普通消费者来说更是雾里看花。珠串尚属小件,若是有心购买大件物品,在掏钱之前,多找几个行家帮帮忙必不可少。

记者戴玮成

发表时间:2014/4/22   浏览次数:384